Dialoid

見證夢的延續。
挖坑要填,守住人品。
_( :3」∠ )_

[薰嗣]微雨

*EVA:Q
*薰嗣,清水感性

*短打重發

----

細雨是從午間開始飄下的,雨勢持續了數個小時,綿柔地不像仲夏午後該有的驟暴雷雨。

既沒有隆隆作響的轟雷,也沒有劃破天際的閃電;在這樣朦朧的雨幕中反而令人感到安寧,仿佛世界陷入一片有聲的寂靜。

滴,滴,答,答。

少年靜靜蜷縮在混凝土廊道的出口下,仰視著外面灰濛天空的鬱藍。連從上頭凝結滴落的雨水打濕了潔白衣袖和黑色褲管也毫不在意。

廢墟般的建築頂上仿佛硬生生被撕裂開一個裂口,露出的天空顏色和水泥略為相仿,蒼白而纖弱。

「在這種天氣過來做什麼呢,真嗣君。這種狀況下可沒辦法彈琴喔。」
薰的聲音溫柔的在背後的廊道中反射迴響,曲坐在出口處的真嗣回過了頭。「啊...是薰啊。我在看天空哦。」「你才是呢,來做什麼.....」

「來幫鋼琴遮雨啊。」渚薰笑了笑,舉起了抱在手上的塑膠布和雨傘。「要是被雨淋濕就麻煩了,琴弦會生鏽,木頭也會滲水,鋼琴的壽命會縮短的。」

這樣說起來暴露在天空下的三角鋼琴的確是沒有任何掩體遮蓋地被風吹雨打著,意識到這點後真嗣立刻提出了幫忙的要求。

「啊、是這麼回事啊。那我也來幫忙好了。」真嗣匆忙地從地面上站了起來,走近薰的身側。

「啊......」渚薰有些怔然,隨即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呃,怎麼了嗎。薰?」真嗣莫名奇妙的看著渚薰露出比平時燦爛許多的微笑。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真嗣君你真是個溫柔的人呢。」渚薰毫不掩飾地說出了腦中一閃而過的想法,將手上物品過多而拿不穩的雨傘交給了他。「那就請真嗣君幫我撐傘吧。」

「什麼啊,明明薰你比我還要更加溫柔的。」真嗣發自內心反駁了對方的話語,從薰白皙漂亮的掌間接過了傘柄。

或許也是因為有你在身邊,才學會了如何對別人溫柔。

當兩人合力將塑膠布鋪上被雨水潤濕的光亮琴面後不久,那綿綿細雨就停滯不再灑落。

「唔.....結果是白忙一場了嗎。真拿老天沒辦法。」渚薰無奈地看著烏雲漸漸消散的天空,露出白費功夫的苦笑。

「明明才剛舖好雨就停了嗎...也太剛好了吧。」收起了從薰那裡得到的透明長傘,真嗣用有些不滿的語氣抱怨著天空的陰晴不定。

「嘛,或許過一會兒雨還會再下下來也說不定呢,我們再看看吧。」薰笑著對表示不滿的真嗣說。

「哦,嗯。」真嗣點了點頭,和渚薰一同走回了廊道。

「啊,真嗣君。我們先別回去吧,待在這裡聊一下天怎麼樣?」在真嗣想著回去房間時要不要拎一本書或其他什麼來打發時間時,渚薰停下了腳步如此提議。

「和薰一起聊天嗎.....或許很不錯呢。」比起待在白到令人發慌的獨房裡或陰暗沈悶的SEELE內部,和渚薰一起看著破洞外的天空景色聊天會令自己感到更加愉快吧。抱著這樣想法的真嗣和渚薰坐在出口乾燥的地面上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

「.....話說回來,原來真嗣君會拉大提琴呢,真想聽聽你的演奏啊。」
「.....抱歉,這裡似乎沒有留下琴的樣子。」真嗣略帶遺憾地回答,他也希望能夠回應對方的期望。

「沒關係哦,總有一天一定有機會聽見的。」渚薰篤定開朗的語氣中不見絲毫的失望之意。「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他鮮紅的瞳眸映照著雨過天晴的湛藍天空,地平線末端積著還未褪去的青灰色雨雲,漸漸和晚霞絢爛的色彩互相交融。

側過視線就能看見渚薰眼中散發著的光彩,一時之間真嗣有些衝動想要詢問對方為何能夠如此相信自己。相信這毫無道理地殘酷世界能夠延伸到那樣美好的未來。
但能夠預見對方回答的他最終壓下了喉中的問句。

他怯懦但依舊想要勇敢面對世界的身軀傾身靠在不溫不熱的水泥牆面。

「真嗣君 ...?累了嗎?」身旁傳來了關切的話語,沒來由的真嗣就是想暫時逃避對方那赤紅的眼睛。 他順應著心中的疲憊閉上了眼。

明明是連地面都有些發燙的夏天啊,卻感受到了無比的自我厭惡和指尖的寒冷。他放棄一切般昏昏沈沈的睡去。

夜晚隨著降溫的風籠罩了大地。

「....睡在這裡會著涼的喔,真嗣君。」安靜地凝視對方皺著的眉線隨睡眠漸漸平緩,渚薰低低的自言自語著。

希望你能夠幸福。在不安定的時間軸線上,未曾改變的就是這願望。

白髮的使徒悄生無息地站起身,走回SEELE內部去取了防寒用的薄毯回來,在不驚動真嗣睡眠的狀況下將毛毯的披上了對方瘦弱的肩膀。
渚薰的身體貼近真嗣縮成一團的身軀,陰影遮住剛剛升起的月光,佇立著的身影覆蓋了真嗣的模樣。

他沈默的維持著這個姿勢,骨節分明的右手撫上了對方的臉頰,觸碰著少年微溫的皮膚。

他是不該也不敢從對方身上謀求到任何東西的。接近冷血的無私會該要如何形容呢.....那會是大愛嗎。

指尖能夠感受到少年平穩的呼吸,他不動聲色地捻起一絡對方的短髮,那是方才為了幫渚薰打傘而被雨絲潤濕的一部分。

「真嗣君.....真是個溫柔的人呢。」
他微笑著頷首湊近對方的臉龐,微微停頓,最終是在額頭落下了輕柔的一吻。

「晚安,真嗣君。」
祝福你有個好夢。

當他從淺夢中醒來之時,是否會看見白髮少年在夜色下彈奏的月光曲。

评论
热度 ( 18 )
  1. 一叶知落秋木苏Dialoid 转载了此文字

© Dialo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