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id

見證夢的延續。
挖坑要填,守住人品。
_( :3」∠ )_

花瓣飄零在浩劫後的焦土和你雪白的髮梢,散發出一絲馨香便灼燒成灰燼。


「孩子,你還是沒搞懂呀。」

師傅長嘆而憂傷的語氣使她感到焦躁。應付孩子般的語調一如往常。


聽不見聲音。妳的聲音。

看不見眼睛,妳的顏色。


──將子彈定格在軌道上是輕而易舉的事,

──張開魔力的薄膜擋住衝擊是最簡單的第一課。


我能的,我可以做到的呀。師傅。


那麼看著,現在眼前的這一切,

妳能做到什麼呢。


「無知的孩子,妳無法逆轉死亡。」

師傅敲敲菸斗,抬起手來。


輕輕一揮,把她轟到了五十公尺外的城牆上!


啪搭啪搭啪搭.......石塊粉塵混著鮮血滴淌在地面上,她像一張被揉...

 

Marble Princess

我是大理石切割出的公主,優雅遠甚風暴。
鑄劃在我嬌軀上的傷疤是真金與白銀。

我的鮮血是紅玉的融流,無上貴石。
炙熱了我的血管,火焰棲宿在我體內。

一切彷彿將歸於終結,但我知曉一切只是開始。

想到結局就心塞,Yellow flick beat停不下來……

{ 2014-11-30 /1 }
 

[薰嗣]微雨

*EVA:Q
*薰嗣,清水感性

*短打重發

----

細雨是從午間開始飄下的,雨勢持續了數個小時,綿柔地不像仲夏午後該有的驟暴雷雨。

既沒有隆隆作響的轟雷,也沒有劃破天際的閃電;在這樣朦朧的雨幕中反而令人感到安寧,仿佛世界陷入一片有聲的寂靜。

滴,滴,答,答。

少年靜靜蜷縮在混凝土廊道的出口下,仰視著外面灰濛天空的鬱藍。連從上頭凝結滴落的雨水打濕了潔白衣袖和黑色褲管也毫不在意。

廢墟般的建築頂上仿佛硬生生被撕裂開一個裂口,露出的天空顏色和水泥略為相仿,蒼白而纖弱。

「在這種天氣過來做什麼呢,真嗣君。這種狀況下可沒辦法彈琴喔。」
薰的聲音溫柔的在背後的廊道中反射迴響,曲坐在出口處的真嗣回過了頭。「啊...是薰啊...

{ 2014-08-03 /18 }
 

Log



眼珠上被塗滿虛假的色彩,以至於視界都變得朦朧。

碎開的玻璃色紙被整齊地貼在透明燈罩上,映出虹色的光彩。

滴答作響的秒針再一次跨越交界,時針滑向日與夜的邊緣。

 

在家悠哉的混了一下午的實驗作。PS好好玩。

{ 2014-04-03 /1 }

許多歡笑。

粉紅色的絨毛兔子僵硬的笑著,為了住在童話國度中,我緊緊抱住它。

        請帶我到絢爛七彩的童話國度去吧,在沒有痛苦、沒有貧窮、沒有飢餓的樂土中,讓我重獲新生。

        甜紅的絨兔嘲諷地笑著,無機質的溫暖了我的手腕。


        今天也是,明天也將會是這樣。晚安。

 

墜碎的心劃破了斷折的翼。


「如果我能夠愛人就好了。」男孩淡笑著撫摸著青年的一縷黑髮。

從腹部的缺口流出的鮮血浸潤了乾裂的黃土,生命回歸大地。


「──如果....我也能愛你,就好了。」輕啟的唇和逐漸濕潤的眼眶,眨了眨漸漸失去光彩的眼,他輕輕地放下了手。


青年什麼都沒說,沉默著,待到懷中最後一丁點的溫暖消散。

{ 2014-03-02 /1 }
 

Fragment -Night Elves-

    夜精靈清澈的歌聲迴盪在深夜時分的森林中,被生長的鬱蒼茂密的樹群簇擁──人類不該聆聽這天籟。

    是的,夜精靈的讚歌是詛咒。在群星黯淡,萬物沉眠,月神被灰雲隱蔽的夜晚,誤入夜精靈領地的人類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美妙的旋律是甘美的毒藥,高亢的分貝釘入鼓膜的瞬間,就是迷途旅人的惡夢開始。...


 

Fragment -割れる-

為了敲碎令人生厭的日常,舉起雙手,奮力高揮。

只要粉碎這面禁錮著認知的透明牆壁,就能跨越界線到達你的身邊了吧。


Just wanna be your side.

 

Fragment - 掠奪之吻

    唇與唇相觸,牙齒相碰發出輕響。

    將舌伸進對方的口腔中,挑逗似的舔過臉頰內側,攪動著柔軟的內部,像是要深舔到扁桃腺一樣的貼近裏處。捲動彼此的舌頭,用味蕾互相摩擦,感受對方的身體,讓他發出悶悶的嗚咽般的聲響,剝奪他呼吸的權利;缺氧到全身脫力只能靠在自己身上顫抖。嚙咬蹂躪他的唇用要吞食掉對方般的力道啃出細碎的傷跡,留下自己的印記。托著他的後腦勺壓著緊抱著禁錮住對方,不准從這裡逃開,不允許你有半點退縮恐懼。他像獵豹般細長的淺色瞳中閃過凶殘的掠食者的眼神。


現在是進食的時間。


-...

 
1 2

© Dialoid | Powered by LOFTER